鍋盔店里的故事

推薦人:落日圓 來源: 原創 時間: 2020-11-30 17:53 閱讀:

  一、鍋盔

四川的鍋盔也算得上是名特小吃,它和北邊的肉夾饃看似差不多,但做法不一樣,味道也不一樣。就四川鍋盔本身來說也有不同的味道,拿兩個大點的地方比比就知道了。

成都鍋盔:

那餅是在平鍋里用細火烘焙出來的,水份重一點,要用刀在餅的邊上開一個口,再用刀往里戳,讓那餅分為兩層。然后在夾層里裝上囟牛肉或者是帶點甜味的其它囟菜,吃起來滋潤,很適合川西人的口味。

重慶(以前也屬四川)鍋盔:

那餅卻是象烤白薯那樣在烤爐里烘烤出來的,吃起來雖然不如成都鍋盔那么滋潤,不過,卻是香脆了許多。餅烤熟后自然便有夾層,不消用刀子往里戳,只需要在那餅的邊沿開一個口,就可以把燒臘或是囟肉,或是各種味道的囟菜、涼菜裝在夾層里。重慶的囪菜不大愛帶甜味,多半是麻辣,有時也帶點酸。重慶地處川東,冬天寒冷潮濕。為了能祛寒除濕,重慶人乃至川東人就愛吃這種香、脆、麻、辣的鍋盔。因為它有祛寒除濕的功效。

汪氏鍋盔店的老板叫汪力,但是人們都習慣叫他汪鍋盔,這小店就開在魚醉老街的前端,生意特別的好,很遠的人都要來候著買他的鍋盔。其他地兒也有賣鍋盔的,但在香、脆、麻、辣上可能還是要差一點點。他做鍋盔的手藝是家傳,據說這手藝是他爺爺傳給他老子的,他老子又傳給了他。他還想把這家傳的手藝傳給他兒子。可是他結婚都快十年了,連個女兒都沒有,更別說兒子,這手藝怕是要失傳了——

二、合川佬

王有余,合川人,外號合川佬,68歲的樣子,牙口還算好,這烤硬了的鍋盔他還能吃上兩個,雖然有時也覺得確實有點兒難嚼,但他還是在努力地嚼,因為那鍋盔他已經嚼了幾十年,一下子叫他不嚼,實在是有些舍不得,舍不得那鍋盔的香和脆、舍不得那鍋盔的麻和辣。他是汪氏鍋盔店的常客。汪力對他也很客氣,每次來買鍋盔都要叫他到屋里坐坐。他是個歡喜人,各個年齡段的人他都和得來,就是俗話說的,‘老少和三班’的那種,他和年少者相處的時候,常會忘記自己所屬的年齡段。

“老弟,把你那汪字的三點水去了,我們就是一家人。” 王有余坐在汪力屋里一邊吃著鍋盔一邊打著趣說,汪力還是照往常一樣,給他端上來一碗擱了蔥花的骨頭湯。“你哥子總愛說點笑話,不同姓還不是一家人,你都叫了我幾十年的老弟,還不是一家人嗎?” “也是!你老弟也讓得人,不占強——”

就在這時候,烤爐邊來了個八歲左右的,一身臟兮兮小男孩。汪力看見了,便出去給了他一個鍋盔,也給他舀了一碗湯。那男孩把湯喝了,然后拿著鍋盔走了——

王有余看著那孩子走了,便嘆了口氣,“唉!這孩子可憐!也不知道他是從哪里來的,父母也不來找他回去。” “就是,這些當父母的只知道生,生出來又不愿意養。” “我看他好象是在你這里,要了一年多的鍋盔吃——” “兩年多。” “兩年多?我還以為是一年多。”王有余喝著那湯說,“你今天象是在這湯里放了胡椒粉,好喝!能不能再給老哥我舀點來?” “老哥這是啥子話,你常來照顧老弟我的生意,難不成一點湯都舍不得?” “老弟真好,老哥時常來占你的便利,你還這么客氣。” “別說了,你再這么說就見外了——”

“老弟,今年四十了吧?” “四十三了。” “我是看到你長大的,又看到你娶的婆娘(重慶人管妻子叫婆娘),恁多年咋就沒生個孩子?我看你們還是去醫院看看病。” “去了的,醫生說我們都沒有那方面的病,也不曉得咋個就生不出來,我也沒得辦法。” “那也不是沒得辦法,去找個中醫看看,用中藥調理調理,也許有辦法。” 汪力嘆了口氣,沒回話。王有余接著又說,“剛才那小孩子,天天都來要你的鍋盔吃,這和你把他養起來都差不多了。依我看,倒不如直接把他收養了,這樣你不就有個兒子了嗎。” 汪力還是沒回話,不過從他的表情看,那樣子好象已經動心了。“如是收養了這孩子,說不準你就能生孩子了,這叫‘押長’,當然這種說法還是有點迷信。再說收養孤兒一來也是一件功德,二來也能為你續后。你把他養大了,說不定他還能為你做點什么——”

三、禍福無常

汪力聽了王有余的話,收養了那小男孩,并給他取了個名字叫汪來援,但人們都叫他小鍋盔。汪力兩口子對他也十分地好,還讓他去上了學。

你還別不信那‘押長’的說法,汪力收養了來援后,還不到一年,他那婆娘還真的就生下一個大胖小子。其實這哪里一定就是‘押長’的原因,分明是中藥調理的效果。究竟是啥原因?對汪力來說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有了個自己的親生兒子。自此后,這一家子便充滿了喜慶和快樂,那些買鍋盔的顧客也多有祝福——

世上的事情變化無常,今天過了,明天會是啥樣,誰也沒個定準。這不,昨天還好好的鍋盔店,今早上就被一輛小貨車因殺車失靈開進去了,人們圍攏去看,烤爐倒了,汪力已經沒氣了——

鍋盔店只有關張,這下,這一家子的生活就艱難了。汪力那婆娘有點迷信,認為這是收養了汪有援造成的,便把他趕出了家門。那婆娘原本也不是個能干人,哪里撐持得起這個家,沒多久便丟下自己的親生兒子,帶著車禍賠付款,跟著別的男人跑了。家里就只剩下一個八十多歲的瞎婆婆(汪力的媽媽),和那三歲多的小兒,這個家算是敗了。

四、重起爐灶

“你那死去的爸對你好不好?”合川佬王有余去到街頭,找了好多天,才把汪有援找回來。“好!” “想不想回家去?” “想,可是那媽——” “你那媽已經跟別的男人跑了,家里只剩下你那瞎眼婆婆(重慶話管奶奶叫婆婆)和小弟弟,” “她們生活一定很難?” “所以你得回去幫幫他們——”

汪有援回到那破敗的鍋盔店一看,瞎婆婆睡在床上,象是病了,那小弟弟守在床邊哭鬧,家里也是冷鍋冷灶的,斷了煙火。有援拿出在外邊討要來的兩個饅頭,給了弟弟一個,弟弟不哭了。然后把婆婆扶起來,喂了點水,再把那饅頭一小點一小點地撕下來,慢慢地喂進她的嘴里——就這樣隔了好一陣,那瞎婆婆就好了些,原來她也是餓了——

“王爺爺來了,又給我們帶了吃的來。” 王有余進得屋來,放下帶來的東西,就拍了拍汪有援的小肩頭,“往后這個家就全靠你了。” “嗯!我會盡力的。” “你也別去討要了,討要來的那點東西,也養不活你們三婆(祖)孫,” “等我長大了——” “不用等了,你現在就該學著賺錢。” “我賺得了嗎?” “重起爐灶,再把這鍋盔店開起來。” “可我不會那手藝。” “我會!” “你會?” “我從你爸他老子開店的時候起,就在這店里吃鍋盔,吃了幾十年,有時也看他們操作,多少也就會點,我把看來的那點手藝教給你就是了。我們先還別忙著賣鍋盔,就賣燒餅,等燒餅做得很好了,再做鍋盔賣。” “王爺爺,就算你能教我做燒餅,可是沒本錢還是開不了張。” “這事我想幾天,覺得天天給你們幾個饅頭,還不如教你自己賺錢,所以才叫你做燒餅賣,也知道開張是要本錢的,我想好了,本錢我出——。” 那床上的瞎婆婆聽了一陣,心里好生感激, “王爺爺真是我們的大恩人——” 她一邊說一邊就要跪下去給王有余行個謝禮,奈何一把年紀,又有病在身,她還沒跪得下去就倒在地上了。王有余急忙把她攙扶起來,“老嫂子,你這是為啥,我跟你們汪家是幾輩人的交情,為你們做點事,也算不得啥,不要太客氣了。” 那瞎婆婆沒行得了這個謝禮,便叫了兩個孫子,“你倆快些跪下,給王爺爺多磕幾個頭——”

五、熱心腸的顧客們

“小鍋盔現在做的燒餅比前些天做的好多了。” “人家才在學,不容易。” “啥子不容易喲,他是汪鍋盔的兒子,家傳!” “這你就沒說對了,沒看到合川佬天天在教哇!” “對頭,是合川佬在教。不曉得他跟這娃兒是啥子關系,對小鍋盔那么好。” “合川佬在做好事,他是個好人。” 來買燒餅的人有時相互聊著。王有余這老頭耳朵還不算背,他聽到后便答上話,“其實你們肯來買這娃兒的燒餅也是在做好事,你們多買一個,他就多賺一點錢。” “你說得也是,那我就再買兩個。” “我看這燒餅做得也不錯了,過幾天還是把鍋盔做來賣。” “這鍋盔本來是要賣的,就是那餡一時還沒想出該咋個樣子弄。” “這好辦,我明天給你們鹵砣牛肉來。” “我也給你整碗蒜泥白肉來。” “我拿點燒臘過來——” “那感情好,我們原本打算再過些時間才賣鍋盔的,既然大家都這樣熱心,我們就后天開始賣鍋盔。” “為啥不是明天?” “你們明天拿來的菜我們還要切、還要加佐料分盤裝好——” “還是明天吧,我們在家里把該切的都切好,今天晚上就給你們送過來。” “好!那就明天開始賣鍋盔。” 汪有援看到大家這樣熱心地要幫他,心里好生感激,“各位大叔大嬸,拿來的菜類和數量我要給你們登記,等鍋盔賣完了會付給你們比成本高一點的錢。” “這娃兒還不想占別人的便易,老實。” “頭一天我們不要錢,算我們幫小鍋盔你,多幾次了,我們再收錢。” “不要錢也要登個記——”

六、自助鍋盔

顧客們一大早就來到燒餅店,只見那門檐上方的汪燒餅已經改成了‘汪氏自助鍋盔’,大家都看得出來是王有余的筆跡,寫得好。但中間加了自助二字便覺得有點稀奇。“鍋盔還興自助,啥意思?” “等會你去買一個來吃不就曉得了嗎。”

顧客在烤爐前先買燒餅,然后拿進屋里去裝餡,那餡的品種多,有鹵牛肉和各種涼辦豬雜,蒜泥白肉,水八塊、燒臘,醬肉,叉燒、還有麻辣涼面——憑著各人的喜好,想裝啥菜裝啥菜——

“這自助鍋盔還是一個發明!”不少顧客向汪有援伸出了大姆指,“這小鍋盔比汪鍋盔強,汪鍋盔還想不出這些方兒來。” “各位也別這樣夸我,我也是新開張,又沒經驗,一時里忙不過來,才想出這偷懶的辦法來。讓你們笑話了。” “這偷懶的法兒不錯呀!你老子當年也沒想得出來。” “大家夸獎了——”

頭一天開張,生意特別好,沒幾個鐘頭就賣完了,昨天準備的食材少了點,沒買到的還不想走,“明天要多準備點來賣喲!” “好的,明天我一定多準備點,今天就對不起大家了——”

七、你是我最親的人

王有余和汪有援從昨天晚上就開始忙,一直忙到第二天中午過后。人累了,小有援斜靠著椅子睡了,那椅子沒擺平,他便順著矮的那方向摔了下去,他沒起來,他就在地上睡了。在幫他收拾東西的王有余,趕緊把他抱了起來,“小子,你別出事呦!這個家還指望著你的呀。” “我——知道,我得——賺錢來養婆婆和弟弟。” “都是我害了你,我讓你受累了。” “不——能那么說,在外面當叫花子(乞丐),討要的東西我一個人吃,簡單、輕松,也沒這么累,可是卻沒有家,沒有親人。如今有家、有親人,累一點也算不得個啥。你也是我的親人,而且是我最親的人——爸爸。” “你說我是——” “爸爸!” “亂說,我是王爺爺。” “我知道,但是我要改叫你爸爸了,因為,只有爸爸對兒子才有這么好,不然你為啥幫我,為啥教我做鍋盔養這個家。” “我也說不好,可能是我們爺兒倆有緣吧!只是我的孫子都比你大了,怎么好讓你當我的兒子,我家里的人是不會接受你的。” “我不要他們接受我,也不去和他們交往,我只認你就是了。” “你真要叫我爸爸,你就叫吧!我會盡力幫助你的。” “爸爸——” 他把頭埋在了他的懷里,哭了。

八、婆婆,她是弟弟的親媽

“有援,我把你媽給找回來了,希望你不記舊恨,能接收她。” 有援一看,就是那個曾經把他攆出家門的女人(汪力的婆娘),他不想搭理她。“我知道你恨她,我本不想找她回來,但想了又想,還是覺得找她回來,對大家都有好處。你看你還那么小,我都七十多歲了,還幫得了你多久,說不定那天就——” “爸,你快別說了,我接收她就是。” 有援生怕他說出后面那不吉利的話來,急忙止住了他,“只是婆婆那里——” “那就得靠我們勸說勸說了。” “不用勸說了,我堅決不準她回來。” 瞎婆婆從里屋出來,“婆婆,她是弟弟的親媽——” “親媽?親兒子都不要的親媽。” “老嫂子,有援一個人經營這鍋盔店實在也有些困難,她回來搭把手總比請個外人強,她必竟是你小孫子的親媽。” “我們家窮,她不是個守得住窮的人。” 那婆婆用手里的竹杖在地上篤了幾下, “她不是跟著那有錢的男人跑了嗎?還回來干啥!” “女人家守不住窮,也不是好大個錯。她的命也不是很好,她跟那男人,是個南邊的生意人,那人生意做虧了,回南邊去了。那男人家里原本就有個女人,根本顧不上她——后來,她知道這鍋盔店又開張了,卻又不好意思回來,是我看到了她——” 瞎婆婆聽到這里,也心生憐憫,“王家兄弟,你是我們汪家的大恩人,你的話我得聽,那就讓她留下來嘛——” 有援聽到婆婆同意讓她留下了,才把那三歲的弟弟推到了她的面前,“快去叫媽——”

美文網微信號:mw748219,鼠標移到這里,一鍵關注。

本頁面《鍋盔店里的故事》的轉載信息

本頁標題:鍋盔店里的故事

本頁地址:http://www.bntnewsamerica.com/meiwen/13680.html

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,謝謝!

美文網 歡迎你再次來訪!

發表評論

點擊刷新

本站為防止低俗內容出現,用戶的評論需要經本站審核才能顯示出來!

點點更健康

贊助推薦

#第三方統計代碼(模版變量)
福利视频自拍一区,欧美情色,偷柏自拍亚洲不卡综合在线,野草在线观看播放